跳往主要内容
开始主要内容

Zain,何忠仁︰希望在中一也有这样的老师吧﹗

回顾六年小学生涯,何忠仁对中文默书成绩的变化如数家珍︰一年级零分、二年级二十分,三年级无进步都系二十分,四年级已经有八十分……四年级到底发生什么事,为什么成绩突飞猛进?「第一堂中文,陈老师嚟到话大家好,然后攞公仔出嚟,又话大家好,我系陈老师嘅宠物QQ……佢有三个公仔,每次上堂都带来。就算系罚,畀公仔罚都开心啲。」

年龄 ︰11岁
种族 ︰巴基斯坦
性别 ︰
宗教 ︰回教
就读 ︰主流中文小学
志愿 ︰画家
自觉最舒服的语言(顺序) ︰乌都语、广东话、英文

 

Zain 

说家乡话被罚站

但初小时,何忠仁最怕中文,哭过吵过也诈过病,「三年级作文要交五百字,我净系写得二百几字,唔敢返学。」他和班上另一位巴基斯坦裔同学,一同视中文科为大头痛。你们会互相帮忙功课吗?「唔系互相帮忙,系互相抄抄。」这孩子坦率地笑说,也不转弯抹角。

Zain

然而,要是在堂上说家乡话,班主任老师会罚站,何忠仁说自己曾经一个礼拜罚七次,他一脸滑稽地说「好难忍得住(不说家乡话)」。在堂上讲乌都语,你觉得有没有问题?「冇问题,因为我地系巴基斯坦人。」原来他是替同学做翻译,对方的中文程度比他逊,压根儿听不明白老师的话。那么可曾向老师解释自己的好意?「冇,老师一罚就得佢讲无我讲,系咁讲系咁讲。」何忠仁说时,意兴阑珊。

Zain

Zain

遇上陈老师和QQ

犹幸,他升上四年级时遇上陈老师,她用几只布偶便把不可能的任务变成可能──令这巴基斯坦小子不再讨厌中文。她的作文功课不可怕,因为调整了要求,「其他同学要写一千二百字,我地(少数族裔学生)要写五百字,最后我交左七百二十一个字﹗陈老师有赞我﹗」 连文章字数的个位都牢牢记住了,可见他多自豪。我请他重演「执书包看时间表,发现明天有中文课」的神情,他眼睛闪亮,同时打开一张大笑脸。虽然中文程度依然不及班上的华裔同学,但他说自己比从前懂得更多,「而家我知道乜嘢叫寃寃相报何时了──横掂都过咗,驶乜报仇啫﹗」 他带点豪迈地用广东话解说。

Zain

陈老师教了何忠仁三年中文,今年小学毕业前,何忠仁写感谢信给她。他稍一正式,认真地背诵内容大要︰「亲爱的陈老师,谢谢你,因为你教导我中文,令我的中文成绩由不合格变成合格,所以……跟住我(喺信入面)写QQ小狗和小猫,然后又话……希望我在中一也有这样的老师吧﹗」

Zain

Zain

中文老师的神奇学堂

即使困难重重,但有些神奇的老师依然能施展魔法,令少数族裔学生不怕中文。例子包括,制作工作纸时,为部分内容加入英文注解或拼音;教授新课文前,先向少数族裔学生简介内容,或提供朗读课文的录音档案;又或者像何忠仁的陈老师那样,把课堂气氛弄得异常活泼,并且为少数族裔学生订定适切的学习目标,并且运用较容易吸收的生活化教学法,增加成就感。

换个角度,语文也是文化交流的载体,譬如可以让非华裔学生介绍他们的种族特色,引发学习兴趣。举例说,邀请信奉回教的少数族裔学生介绍开斋节--一来他们已有相关生活体验,容易掌握内容,二来这个中文学习机会,能引发他们以本身族裔为荣的感觉。香港大学研究非华语学生中文教学的戴忠沛博士指出,这种自我认同对非华裔学生建立健康的自我型象非常重要。他正搜集一些故事材料,包括摩地爵士捐钱成立香港大学和律敦治先生建立医院的经过等,让学生体悟到少数族裔和香港社会之间,有着源远流长的联系。